名字君

关注了龙龙的微博才发现我粉的不是温柔王子受而是表面温柔实际欢脱逗比骚受😂😂😂😂


一个

头一次体会到家人去世,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不出来,只是感到巨大的压抑潮水般的一波一波将全身打湿了,因为姥爷和我不在一个城市,没能及时的赶去。得到的只有妈妈哽咽的一句:姥爷去世了。


其实,我之前是有些预感的,在姥姥和妈妈说姥爷总是站不起来的时候,在姥爷总是说自己疼的时候,我朦朦胧胧的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没想到……预感成了现实……


我没有什么说了,即使想说也说不出口了。


最后祝我亲爱的姥爷,在远离病痛,远离尘世的地方快乐、幸福。


愿一切生命美如夏花,死如秋叶。


上次那个记梗抱歉没说清楚,是微博上的一个太太的脑洞,我问太太啦,可以写啦!

【楚路】在乎2(整改重发)

抱歉这么长时间没更文,(⚭-⚭ )因为我要去维护地球的和平,星际联合政府任命我解决地球上的争端,于是没有更文。。。。。


好吧,就是懒。。。。。


继续~

~~~~~~~~~~~~~~~~~~~~~~~~~

外面传来了车的引擎声,两人同时向外看去········





一辆奥迪r8缓缓停在机场门口,发现不是那辆保时捷后,路明非松了口气。


车窗缓缓地降下来,陈雯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赵孟华的头发明显打理过,微笑地看着陈雯雯,目光扫过她身边的路明非,猛地一顿。

“妈的到哪都能看着他。”赵孟华小声骂了句。


“下周有同学聚会,你来吗?”

“好啊。”路明非有些心不在焉。

“那好,我先走了,这个给你,以后联系。”


陈雯雯拉起旅行箱,撑起一把透明的雨伞,走出了大厅。

路明非看着手中包的整洁的同样的雨伞,好像有什么字,但看不清楚。


他抬头望着那远去的身影兀自发呆。他下意识地也想拖着沉甸甸的箱子向门外走去,又因外面依旧是大雨滂沱而停在原地。


大厅里满满地全是人。

有些冷,夏末的雨对于衣衫单薄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惩罚啊。

他低头走着,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门口了。刚刚把踩在水洼里湿透了的脚伸回来,街对面一辆被雨雾模糊了的汽车招人恨地把车灯打在他神游的脸上。


“喂喂喂喂!”路明非弹了起来,用手遮挡着那道刺眼的光,他转身躲到旁边去。


路明非发现挡风玻璃映出了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脸。


他仰头看着漫天的雨,撑起伞,拎着行李箱一路狂奔出去,车门弹开,他直冲到副驾驶座上,转过头去冲陈雯雯离开的方向望去。

楚子航侧头看着他。


“你在看什么?”他皱了眉头。

“没什么·········咱们走吧。”路明非隐约感觉楚子航有些不太高兴。

他把伞插在车门上,楚子航看了一眼,踩下了油门。


Panamera在机场高速上疾驰,迎面而来的雨水撞击在风挡上,化为纷纷的水沫。

( ͡° ͜ʖ ͡°)✧( ͡° ͜ʖ ͡°)✧( ͡° ͜ʖ ͡°)✧( ͡° ͜ʖ ͡°)✧( ͡° ͜ʖ ͡°)✧( ͡° ͜ʖ ͡°)✧


【楚路】在乎1(整改重发)

原著向

路明非从尼伯龙根救完楚子航之后出任务一年回来了。


楚暗恋路,路感情不明(有好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

感情进展也许略缓慢。。。。。。(也不一定吧)


作为一个不靠谱的写手,我也不清楚我哪天突发奇想就把大纲给改了(虽然可能是个中短篇什么的),也可能写着写着就没完没了了。

但绝对HE

~~——~~——~~——~~——~~——~~——~~——~


楚子航正在背日记。


他每天都会记日记,不是在笔记本上,而是记在心里。


富山雅史说过:“人的记忆就像破损的磁盘。”

楚子航与其他的人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在背日记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某个人记忆里的幻影。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楚子航停住了思绪。 他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将要按下接通键的手猛的一顿。


路明非。


他们之间有一年多没见了吧,从冰海回来后路明非就走了,在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没有给他打过任何电话········

路明非也没有任何理由给他打电话,在对方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爱管闲事的八婆师兄罢了。


他觉得自己有些奇怪。


手机接着响了两下,楚子航的思绪又被打断了,他慌忙接通了电话。

“师兄?”熟悉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楚子航的耳朵里,他竟有些紧张。  多年未听到的声音如海水一般压着他的喉咙,楚子航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片刻的沉默。


他回答了一个简单的  “嗯。”

“呼————”电话里的人松了口气。

“还好没打错。”路明非有些高兴,至少他还记得这个电话号码。


“那个·······师兄啊········我在机场,能来接我一下么········”说完这句话,他有点后悔,这么麻烦对方似乎有些不好。他们有一年没见面了,这样讲有点尴尬,他咽了咽口水。

“师兄,你要是忙就·········”

“好,你在哪个区。”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路明非没想到楚子航这么快就答应了。

楚子航也没想到·········自己的心跳的那么快。


路明非没有马上回答,楚子航也没说话,就这么干耗了会儿,路明非才报出了位置。

楚子航夹着手机,拿起了车钥匙。看着窗外的乌云皱了皱眉。

他不喜欢下雨天。


“我大概30分钟到那里。要下雨了,你先找个地方避一避。”楚子航已经坐在那辆暗蓝色的Panamera里了。


“哦哦,谢谢师兄啦。”

“没事。”楚子航的手有些发抖,尔后又坚定的握紧了方向盘。松开刹车,油门到底,引擎雷鸣般的轰响,Panamera如发硎之剑驶入阴云之中。


路明非挂断电话,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通话记录里空荡荡的,只有刚与楚子航的那一通电话。

他看着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便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


雷雨前的闷热头一次让人茫然失措。

就好像并不是这奇怪的天气让他脸颊发烫一样,就连呼吸和心跳似乎也被影响了。路明非心中暗自腹诽,用手摸了摸微微发烫的脸,一时有些发怔。


下雨了。


有什么东西打在路明非脸上,让他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他再次抬头,一颗冰凉的雨珠不经意间落在他的颈上,没入领子失了踪迹……


大雨倾盆。


他抖了一下,拎起旅行箱向前跑去,扑面来的雨水打湿了路明非的头发和脸,当他终于站在宽敞大厅地面上时,墙上镶着的落地镜正正好好映出他如同丧家之犬般狼狈的样子。


镜子里的男人面孔还夹杂着些稚气,被雨弄乱的头发和衣服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用路明非的话说就是败狗一般。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精英之气被一场雨和一通电话搞垮了。

有那么几个人总能让他从意气风发的路主席瞬间变回当年的那个衰仔。。。。。。


就像当年秃脑袋的座头鲸说的,他的爱很少。他在乎的很少,心中的位置也很

少··········


路明非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素白的棉布裙子,很有森系少女的气质,就是最简单的平纹细布,裙摆到膝盖,下面配一双圆头的深棕色粗跟跟小皮鞋,光着双腿。斜挎着一个小包,旁边立着一个半人高的旅行箱。········妈的不会那么巧吧?路明非心里嘟囔。


这是他三年来见到的第一个熟人。


陈雯雯似乎没有注意到他,路明非在镜子里看着她。她一直朝门外望去,好像在等什么人。


长裙的女孩转过头看镜子。发现了一张有些狼狈的脸。

“路明非?”她捋了捋耳后的头发,“好久不见。”

“好巧,好巧······好久不见。”真他妈的那么巧啊········路明非下意识的耸肩缩头。


他的不至于仍对陈雯雯念念不忘,可毕竟是自己最早暗恋的女孩,回想当年情窦初开,偷喝叔叔喝剩的半瓶啤酒,还曾有过“此生老子非陈雯雯不娶”的壮志嘞!


“你刚下飞机?”陈雯雯看了看他的旅行箱,又将目光停留在他湿漉漉的头发上,显得有些疑惑。

“有一会了,我在外面等师兄接我。”路明非挠了挠头,他也不清楚自己对陈雯雯到底是是什么感觉……他看起来有些紧张,目光游移。

“师兄……楚子航?”她有些惊讶……

路明非点点头。

外面传来了车的引擎声,两人同时向外看去……


~——~——~——~——~——~——~——~——~——~——


( ͡° ͜ʖ ͡°)✧在这停顿!!!


记梗,蹲太太来写。(图片侵删)

火系级长楚子航x木系挂科but鬼才路明非
详见微博看到的梗,侵删😏。

一个发现( ͡° ͜ʖ ͡°)✧

发现一件事情。龙五出来之前楚子航的形象在同人太太中都是一种高冷+略微霸道总裁略微八婆的理科男学长形象。
自从老贼写到楚子航出场并失忆,楚子航的形象就变为了看起来面瘫但是很暖还很闷骚的形象。(即使是非龙五时间线也是这样的)
这些年楚子航你发生了什么😂😂😂(老贼略恶趣味( ͡° ͜ʖ ͡°)✧)

赵金莲。。。。哈哈哈哈哈蛤

一个发现( ͡° ͜ʖ ͡°)✧

有没有人觉得克里斯·海姆沃斯很像恺撒。。。。(就是那种有点二,对女性很亲切的大胸肌(。•̀ᴗ-)✧)

一个发现=͟͟͞͞(꒪ᗜ꒪ ‧̣̥̇)

有没有人看过戏精宿舍,有没有人觉得楚路感觉特别像现欧( ͡° ͜ʖ ͡°)✧